四排山乡梁子寨村李天华驻村扶贫日记:无奈的调解与反思

  无奈的调解与反思

 

  6月25日                     晴                     梁子寨村

  昨天清晨,还没起床就听见“咚咚”的敲门声,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天还没亮明,外面大雾蒙蒙,起床开门,梁子寨六组的奎赛门一脸焦虑站在门外的台阶上,我马上让他进屋坐下,还没开口,他就急急忙忙说:“指导员,你要帮我挑(调)界(解),他家让我陪10万,我承担不起”。奎赛门是60多岁的佤族老人,仅上过小学二年级,汉语说得不流利,而且说话还掺杂部份佤语,我没有完全听明白他说了意思,告诉他别着急,慢慢说,我会帮忙处理的。

  老人定了定神,一字一句告诉我事发经过。一个多月前,赛门老人15岁的孙子尼光,在好朋友岩山的邀约下,和本村另外4个小伙子到石佛洞村委会老青岗组的同学家中窜门。好长时间不见面的几个同学聚在一起边喝酒、边玩牌,交流着身边的趣事,不知不觉忘记了时间,快到凌晨1点才想起回家。返程途中,在酒精的作用下,无证驾驶的尼光加速从一辆货车的右边超车,同车乘坐的岩山和岩荣掉下摩托车。岩荣轻微擦伤,岩山被卷入大货车后轮,被货车碾轧而过,不幸当场死亡。5个小伙子惊慌失措,没有报警,商量后就将岩山送回梁子寨的家中。回家后才由村治保员报警,肇事货车逃逸,至今还没有找到。在村组干部的帮助和协调下,尼光父母东挪西借揍足2万元钱交给岩山父母办理丧事。耿马县交警队下达事故鉴定责任书,尼光承担70%责任,岩山承担30%的责任,当事人要求回村调解,近两个月一直没达成和解,赛门老人一家处于焦虑和慌乱之中,一怕调解不成岩山家人提起诉讼,二怕承担不了赔偿费,三是担心死者家属来闹事,影响家人和尼光的身心健康。

  听完赛门老人的讲述,我非常同情老人,花甲之年还要为儿孙之事奔忙操劳,我赶忙答应老人的要求。晚上和村委会副主任方永兵、自然村村长方国荣等人一起到赛门老人家,详细了解有关情况,向老人及家属讲解了有关法律条款。回来后特意向一起驻村的司法局施春霞请同志请教了有关调解的知识,认真学习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云南省最高人民法院、云南省公安厅《关于印发2016年云南省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计算标准的通知》等相关规定。

  今天,怀揣着老人的信任,我信心十足地踏上了驻梁子寨村以来的第一次调解之路,与主任肖文荣、副主任方永兵、治保员李文瑞、尼光父亲岩松和舅舅岩宝一起到达死者岩山家,岩山家中亲戚朋友10多人早已围坐在门前。死者父亲尼嘎搬出方桌和竹凳,大家都围拢过来,个个表情凝重、气氛沉闷,很少有人说话。自然村长方国荣率先打破沉默,用佤语说明了来意,并介绍我,要求我给大家讲讲。我首先向家属表示同情和慰问,对岩山的不幸表示深深遗憾,接着我简要分析了当时事发的情况,对交警队出具的事故鉴定责任书作了讲解和说明,认真解释了赔偿标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赔偿计算方法为2015年的农村人均收入8242元×20年,再加上丧葬费8242元×6个月,应赔偿214292元×70%责任﹦15万元。解释完后,我本着人道的想法,提出了赔偿事宜的建议,供双方当事人参考:一是尼光属于未成年人,家庭条件不是太好,一年毛收入大概是3万元左右, 15万元赔偿金对于这样家庭来说,确实难以承担,不吃不喝也要赔上5年,能否适当降低一点赔偿金,在8-10万以内协商;二是一起参与喝酒的3人负有一定的责任,同乘车一辆摩托车的岩荣负有连带责任,4人的家长应本着人道、人情的角度给予死者家属一定的补偿;三是建议赔偿的时间上要适当长一些,达成协议先后赔付5万元,其余的分3-5年付清。岩山的父亲尼嘎表态,8万不行,10万元一分不少,尼光的父亲岩松带着忧郁的眼神祈求:“波给(大哥)少一点吧,家中两个小孩都还小,还有老人,家庭情况你是知道的,10万实在承担不起,再说两个小孩子都是好朋友,尼光也不是故意的,他不懂事、不懂法,我没有管好,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十分难过,能不能在考虑8万“。死者家的亲戚老纷纷发言,都说10万元不能少了,岩松低头点上一支烟,沉默不语。看着他愁苦的脸,我提出让参加喝酒的4个每人赔付0.5万元,补足10万元,让大家商量是否适合,死者亲戚李罗门说可以,但是要岩松先赔偿10万元,4人应该出的2万元由岩松自己协调。

  10点30分,村支部书记方志祥赶到,方支书说事情出了,已经无法挽回,但要正确面对,依法、合情合理的协调解决,尽量在本村就能达成一致,走司法途径会增加负担,浪费很多人力、物力和财力,10万已经合适了,岩松赔偿8万元,参加喝酒的4人各出5千元是合法合理的,也是教育这些年轻人的机会。这时,事发当天参加喝酒三布勒的父亲李结布老突然脱掉上衣,狠狠的摔在地上,拿起酒杯用力摔碎,用拳头捶打放在台阶上塑料桶,用佤语破口大骂,威胁要动刀子。调解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开始议论纷纷,有的说事情处理太慢了,村、组干部不放在心上,有的说参加喝酒的4个人不应该赔,有的说出事后,岩松家不来走往,没有人情味。场面混乱了起来,局面有些掌控不住了,关键时刻主任肖文荣站了起来,用佤语厉声喝止了李结布老,要求大家安静,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决不能闹事,大家都平静下来,继续协商。

  13点30分,经过反复磋商,终于达成一致,岩松一次性支付赔偿金9万,安葬费2万元,共计11万元,6月底以前付清。虽然调解成功,饥肠辘辘的我确忧心忡忡,岩松一家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岩松告诉我,他将向亲戚借款赔付补偿金,还清借款需要很长的时间,本来打算盖新房的计划落空了,听后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担心类似的事情还会重演,阻碍梁子寨村群众脱贫致富。

  通过这起事故,我对梁子寨村脱贫攻坚工作有一些思考。一是工作中要注重法律法规的宣传。这件事情中的几名孩子家长不学法、不懂法、不用法,法治观念淡薄,法律意识不强,对孩子管教无方,不清楚未成年人骑车是违法违规行为,放纵他们骑车、喝酒,给社会带来危害和隐患。下步工作中我将加强法律法规的学习,工作中要随时随地开展宣传,协调交警、司法等部门到村到组开展法治宣传和交通法规宣传,增强群众的法律意识。二是要注重教育扶贫。这起事故中的6名未成人,均为初中一、二年级辍学,本该在学校上学的孩子,在家中无所事事,存在喝酒、抽烟、无证驾驶等不良行为,给家庭增加负担,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为此,我专门了解了梁子寨村的就学情况,初中辍学的比例非常高,2016年全村初中登记报到有126人,实际在校92人,留失34人,辍学率高达27%。所以,我想工作中不仅要注重经济上的脱贫,更要注重思想扶贫、教育扶贫,应大力配合有关部门共同抓好教育工作,强化对家长宣传灌输,让家长明白知识的重要性,孩子读书的重要性,关心孩子的学习和成长,要求家长督促未成年人上学,同时,引导村“两委”制定村规民约,从制度上约束家长送孩子上学,为脱贫攻坚打好基础。

(注:为保护未成年人,以上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收藏】 【打印

相关阅读>>

图片新闻

最新推荐

浏览排行

zzz:show_zwgk